汉中网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 > 内容  

实录|带9岁儿子,在汉中市中心医院的治病经过

发布日期:2019/6/11  查看次数:1673 来源:华商今日汉中  作者:

 
 
    核心提示:5月30日下午(星期四)下班,照旧去接孩子(9岁)放学。
 
  5月30日下午(星期四)下班,照旧去接孩子(9岁)放学。
  孩子刚踢完球出来对我说:“妈妈今天我们没作业。”
  我说:“那太棒了,我带你去书店看书。”
  孩子对我说:“我不去了,我肚子疼。”
  随后,他走到树下痛苦的呕吐起来,还让我帮他捶捶后背。于是我们就回家了,下午饭他也没吃就躺下休息了,我想他应该是有点感冒。
  帮他找来藿香正气口服液,消炎药(头孢克洛咀嚼片)感冒药(优卡丹),因为我家孩子很少生病,从来没有因为感冒发烧住过医院,除了3岁多时因为顽皮把左胳膊摔断,长这么大没打过吊瓶。
  所以到现在还没学会吃药,颗粒药怎么都吃不下去,我给他找的全是好服用的婴幼儿药品,可是他刚吃过药,很快又去吐了,之后一晚上来来回来吐了七八次,肚子疼的也没怎么睡着觉。

  他平时有个头痛脑热,喝点感冒药或者多喝点热水第二天起来就生龙活虎了,看着孩子蔫蔫的样子,我当时就觉特别反常。


  5月31日(星期五)一大早我就在班级群里给老师请了一上午假,大概七点半左右先让他爸爸去汉中市中心医院给孩子挂了个急诊,想看看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7点55分孩子爸爸说号已挂好,让赶紧过去,大概8点10我和孩子就打了一辆滴滴赶到医院和孩子爸爸汇合,一块去到急诊门诊室的门口,我们赶紧敲了敲门,进去问了一句看急诊是不是在这,大夫撇了我们一眼,和另一位大夫正在说着话,让我们在外边等着。
  等了几分钟看着孩子捂着肚子痛苦的表情,我又透着玻璃往进去瞧了瞧,还在说话,这时有个医院保安正好进去取东西,推开了门,我们朝门口走了走,大夫看到我们已经进来才结束了对话。
  我把单子递给大夫,让孩子坐在凳子上。对大夫说:“孩子肚子疼,呕吐,昨天吐了一晚上都没怎么睡觉.”
  大夫问“发烧吗?”我说:“不”。
  大夫又问孩子“你头疼吗?”孩子说:“头也有点疼”。
  大夫让孩子把鞋和袜子脱了,拿了根棉签用竹棒那头对着孩子脚的两侧及脚底板刮了几下,孩子觉得很不舒服,本能将脚向后缩了缩。
  大夫说“神经系统没有问题。”但也不排除是脑炎的可能性。”
  我又强调了一遍“孩子就是肚子疼,还有呕吐。”
  大夫让孩子掀开衣服问了问哪里疼?孩子指了指肚脐。大夫又拿棉签看了看孩子的喉咙,说“上呼吸道感染”我接着提醒大夫,我家孩子扁桃体一直偏大。”

  大夫对我们说:“打个止吐针,做个脑电图,再抽个血。”


  我们赶紧带孩子去打了针,做了检查,并第一时间把单子给大夫拿去,大夫拿着单子对我们说,从脑电图上看,孩子的慢波不正常,要住院,很可能是脑炎,还要做腰穿进一步排查。


  当时就产生疑虑,对大夫说:“孩子就是肚子疼,呕吐,难道不是肠胃方面的问题吗?他一向身体很好,怎么会是脑炎,脑炎一般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大夫说:“感冒引起的”。
  虽然我疑虑重重,但又想可能真的是因为肠胃方面的问题严重引起的感冒,而且进一步的检查也会很快让孩子真正的病情水落石出的,本着花钱求安心对自己孩子负责的态度,这个院也得住呀!
  于是我们赶紧给孩子办理入院手续,带孩子进入到2号楼1楼儿科,来到护士站,护士对我们说:“没有床位,你们先住过道,进来是由X大夫临时作为主管大夫,明天你们主管大夫来了,会换一位大夫。

  护士对孩子说:“头现在还疼吗?”我对护士说:“他主要是肚子疼,呕吐。”


  护士没有理会.又问:“吃饭了吗?没吃的话等会会做几种检查,回来会给他挂吊瓶,里面有个甘露醇的药打着比较疼,是正常的。”并说了说加床的位置。
  我说:“他昨天下午到现在就一直吐,没吃没喝。”说完就过去替孩子收拾了,很快护士过来给我们几张检查单。
  一张是脑部CT(我当时天真的以为脑部CT一做,脑子有没有毛病,就能看出来了吧,现在只能呵呵了)一张X光腹部正立,还有个B超,X光和脑部CT都让次日的10点去取结果。
  我当时就觉得非常的奇怪,平时急诊门诊都是两个小时出结果,为什么住院的病重病人(是让我们签了各项病重病恐吓书的)要次日10点才能取结果,本来两小时后就可以排除的病症,要等到第二天才能进一步排除。
  做B超时,当器械碰到孩子右下腹的时候,孩子本能的喊出了疼,B超大夫加大了力度,孩子又叫出声来:“疼疼疼,真的疼。”结果出来,B超单显示腹膜淋巴结炎,我想这下应该找到根源了吧,孩子的肚子疼所在就是这里。
  孩子爸爸赶紧拿着B超单子去找主管大夫看,大夫看过后说,正常的,感冒的孩子都会有这种问题。

  接下来就是各种吊瓶,都在按脑炎在治疗着,一打甘露醇,孩子就会给我说妈妈,疼疼疼,因为之前护士打了”预防针”说过这个药打起来有点疼,我也只有安慰孩子,“忍忍,一会就打完了,打完你的病就好了。”


  下午的时候,来了位护士递给我们一张费用的单子,说我们交的3000元入院费只剩下三百多元了,赶紧去续费,平时勤俭节约的孩子爸说:“去交吧,给孩子交七千,看病是大事,早点检查出来病症,早日康复嘛。”
  我们赶紧去给孩子续了费。之后大大小小六七瓶吊瓶一直打到凌晨两点左右,打吊瓶的时候孩子一直在频繁的恶心呕吐,当天晚上最后一瓶还是甘露醇,刚换上,孩子不停的让我帮他拿盆子,他要吐。但是他已经一天半没有吃饭,吐的都是胃酸和粘液,还有一股子酸臭味。
  我看他这么痛苦,而且时间也很晚了,护士通知第二天早上6点还要抽血,病人也是需要好好休息的,才能养好身体的。
  于是,我就跑到护士站给护士说:“能不能帮孩子把吊瓶停了,这个甘露醇他一挂上就频繁的呕吐,我又一次强调,他主要就是呕吐和肚子疼。”护士过来跟着我看了看,调节了一下吊瓶的速度对我说:“他必须要打这个,这个是降低他的颅压的,打了头就不疼了。”
  我对护士说“他的头一点也不疼。”护士很坚决的对我说:“他现在不疼不代表他之后不疼,必须打完。”(我竟然被这句“十分有道理”的话给唬住了,对呀,你现在不死,不代表将来不死。真理啊!)
  护士走后,我继续劝说孩子把吊瓶打完,孩子忍着肚子的剧痛和反复的呕吐,终于把吊瓶打完了,我赶紧去叫来护士帮他封管,护士走到药瓶跟前对我说:“还剩了一点呀。”于是站在吊瓶旁,等着吊瓶里的药水一滴不剩。(真是个尽职尽责的好护士,南丁格尔奖的获得者。)
  6月1日,多么美好的一天呀,孩子们的节日,看着朋友圈里孩子们都高高兴兴漂漂亮亮准备外出疯玩的时候,我家孩子要忍着肚子的剧痛一大早起来做一系列和他病症无关的检查,一天半没吃没喝抽了7、8管血,感觉整个胳膊的血都抽的差不多了,就是个肚子疼,有必要做全身体检吗?
  我只需要大夫能帮孩子好好的瞅瞅肚子就可以了,护士过来又要给插吊瓶了,我说:“等等,我想先见见我孩子的主管大夫。”护士说:“可以,先给你们换到病房,主管大夫等会会来查房。”
  搬过去之后,我赶紧给孩子喂了几口水,和一片面包,吃了几片苹果,他已经快两天没吃东西了,不过很快就吐干净了。
  一个病房有四个病号,其他都是大概五六岁的孩子,他们的统一症状就是头疼,发烧,所有孩子都被大夫建议要做腰穿抽脑髓排查脑炎可能性,我还给其他病床的孩子家长说:“我家孩子不做,他是肚子疼和呕吐,又不发烧,估计是肠胃方面的问题,怎么可能是脑炎嘛,等会大夫来,我就让他好好给孩子检查下肚子。”
  大夫终于来了,是一位三十来岁姓X的男大夫,他过来告诉我们,要准备给孩子安排做腰穿进一步排查脑炎了,做了这个检查就能很准确的排查出来孩子是不是脑炎。
  我说:“我家孩子头不疼,他就是肚子疼和呕吐,他就是被初诊大夫误导的,问了一句你头疼吗?孩子说头也疼,就说脑炎可能性了,他的主要病症是肚子疼,能不能帮忙看一下肚子。”
  大夫象征性的看了看肚子,对我说你们孩子的白细胞高,呕吐,没精神等多项特征已经显示他脑炎很大的可能性了。”
  我依然不愿意相信,跟大夫理论着:“一个没有任何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脑炎的症状是高烧不退,喷射状呕吐,我家孩子的呕吐明显是肠胃方面的反胃呕吐,有酸腐味,你们能不能从肠胃方面的对孩子进行治疗。”

  我不停的把大夫往肚子上引,而且因为通过上网查询和同病房其他孩子说,做腰穿非常痛苦,要从脊椎插进去一根针到脑部去抽脑髓液,而且术后要在床上躺一天。


  如果是一个不是很痛苦的检查要来排查这个虽然说与孩子无关的病症,我也愿意花这钱来做,孩子肚子这么疼,加上将近两天没吃没喝,我真是怕把孩子耽误了,所以坚决不答应做这个检查。
  大夫见没说通我,就走了。
  这时吊瓶不知什么时候也给挂上了。我安抚了一下孩子,让我妈帮忙看着,就和老公出去吃了个饭,草草吃完,赶紧回去看孩子,刚走进病房,我妈严肃的对我说刚才孩子又吐了,大夫又来一次,让她劝说我们给孩子做腰穿检查,再不做就预约不上了,说我们不和他配合。
  我看看了没有半点精神的孩子,孩子对我说:大夫说你们固执。妈妈,我是不是活不了了?”这时候,我的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我说不会的,你就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病,很快就会康复出院的。”
  虽然我这样安抚着孩子,但是我的心里无比的害怕,就像自己在疯人院,所有人都说我是疯子,我也百口莫辩。整个科室的孩子就像一个个准备去做实验的小白鼠,小小年纪就要打着绝症病人才使用的甘露醇来降颅压。
  为什么这样说?早在十几年前,我继父得了脑肿瘤,我在病房照顾他的时候就记住了甘露醇的名字,用来降低颅脑压力,防止肿瘤占位造成脑部的剧烈疼痛,当时看着继父敲打着脑袋剧烈疼痛的样子,依然历历在目,现在居然广泛的使用在儿科住院部,儿科什么时候变成了神经外科?
  还是和神经外科有合作共营的关系?我想到了转院,可是我们来的是汉中最好的医院,转院又能转到哪里去呢,汉中最最权威的医院都查不出来问题,还能去哪里?我非常的绝望。
  孩子依然忍着肚子的剧痛,半睡半醒着,他根本睡不着,因为太疼了,还要频繁坐起来呕吐,下午孩子的姑姑他们来看孩子,看着孩子这个样子,也劝说我要不就赶紧把那个检查做了吧,做了之后也尽快排除了,就可以做其他的检查了,我说那个检查太痛苦了,他明显就是肠胃方面的问题,大夫非说是脑炎,他根本不具备脑炎的特征,我一直坚信着。
  我们决定第二天联系西安的医院,去西安治疗,不敢再拖了,我含着眼泪看着孩子,特别绝望,孩子得的这是什么病?连汉中最好的医院都检查不出来,特别害怕,这时候进来一个查房的大夫,走到孩子跟前就问:“今天头还疼吗?”感觉这句话已经成为儿科住院部的礼貌用语。
  我再次给这个大夫说:“他的头从来都不疼,你能不能帮我孩子看下肚子,他不停的说自己的肚子疼,他的症状就是肚子疼和呕吐。”他终于掀开了孩子的被子,询问孩子那个位置疼痛?并用手按压肚子各个部位,当按到肚脐右下角时,孩子表现出非常明显的疼痛。
  大夫说他这个区域好像是阑尾的位置。然后说回去查看一下孩子的病例。等了几分钟,我有点坐不住了,就叫上孩子爸一块再去找到刚才的大夫,让他赶紧帮忙看下能不能确定。

  他让我们回病房等消息,过了几分钟,和一个年长一点的女大夫过来对孩子的肚子又检查了一遍,仔细按压,并用听诊器听了听肠鸣声,过了一会开了一张腹部B超单和腹部立位片让赶紧去做,我们带着虚弱的孩子,做完检查显示确实是阑尾炎。


  这时候儿科通知普外科过来进行会诊,普外的大夫已经很明确的告诉我们根据孩子病症,百分之九十五的是阑尾炎了,有两套治疗方案:一、保守治疗;二、手术治疗。

  阑尾炎保守治疗的复发率很高,这点我们是知道的,已经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我们选择了手术治疗的方案。这时儿科让我们签订了一份转科告知单,让我们回病房收拾东西准备转科,普外的大夫说:“比较晚了,能不能次日早上再搬,现在只有一个护士。”


  儿科大夫说:“万一这个孩子今天晚上在儿科这边发生了什么什么怎么办?(一堆专业术语,没听懂)。
  普外科大夫说:“那这个孩子的脑炎你们不治疗了?”
  儿科大夫说:“现在就是先治疗最紧要的。”
  普外科大夫说:“脑炎都是你们想象出来的吧?”(我能说普外的这位大夫干的漂亮吗?为你点一百个赞。)
  我们收拾完东西,还由一名漂亮的护士小姑娘帮我们提着东西护送我们搬到了普外科,那个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了,孩子被折腾的已经筋疲力尽了,虽然肚子很疼,躺下就睡着了,这一晚上终于躲过了该死的甘露醇。
  6月2日(星期天),早上起来,孩子喝了半瓶水,他特别想吃东西,终于有胃口了。(说来也奇怪,一晚上没有打吊瓶反而孩子精神要好许多)。
  但护士专门过来打过招呼说他的病情紧急,今天得做手术,不能再拖了,要不吃不喝。
  上午10点左右,普外科的主任和主管大夫把我们叫去,由主管大夫给我们讲了手术事项,而且已经没得选,必须要进行手术才可以,下午两点左右,孩子进入手术室,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在外边等候。
  大夫让去取了引流管,这个管子在做手术前给我们已经说过,如果腹腔感染就会用到。
  大概4点左右,大夫叫我们进手术室拿着孩子割掉的阑尾,给我们介绍阑尾已经穿孔了,如果再晚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6月10日,孩子在汉中市中心医院的治疗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回想整个治疗过程,至今仍心有余悸,气愤不已。
  通过此次孩子就医,感触很多,医患关系之所以紧张,其中存在一些不由分说的原因,其他方面的问题我不做深究,但贵院必须就以下几点向我们做出合理的解释。
  一、 初诊大夫罗医生忽略主要症状,根据不明显症状诊断病情为疑似脑炎,是否符合医学常理?主治大夫段医生用主观臆想诊断病症,用多种不相关检查排查、治疗和主要病情无关的病症,拖延病症的最佳的治疗时间,让患者丧失基本选择的权利,再三将家属对症状的描述和要求置于不顾,一意孤行,医德何在?
  二、 作为汉中最大规模、威望最高、患者最信任的综合性三甲医院,阑尾炎作为一个儿童常见病多发病,竟然诊断不出来?希望贵院能够加强个别医生医技方面的能力,急诊大夫采用临床经验丰富、尽心尽责、医德高尚的医生坐诊。主治大夫能加强与患者的沟通,积极听取患者的合理的诉求,不要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减少患者的痛苦和患者家属经济上的压力。如果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病痛转院到西安治疗,将成为汉中医疗界的奇耻大辱。
  三、由于儿科的诊断失误和拖延最佳的治疗时间,在普外科进行阑尾切除手术时,已经造成孩子阑尾穿孔和腹腔感染,孩子身体承受了本不该承受的巨大痛苦,家长精神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孩子正是求学阶段,课业负担很重,如果及时发现,可以先选择保守治疗,等假期再来院进行手术治疗,这样不仅可以减少了患者的痛苦,也不会耽误孩子的学习。由于儿科造成病情的加重,病期的延长,其后果已经严重影响到孩子的课业,养病时期所欠课业将是他之后升学择校的硬伤,身体之伤可愈,欠下学业如何补救?儿科医生责任该如何追究?(一位家长向华商报的投诉实录)
 

 

 相关文章
上一篇:108国道一大货车肇事致人死亡逃逸,洋县交警5小时破案
下一篇:给力!城固在西安国际茶叶博览会上再夺大奖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热门·推荐    
餐饮降价是机场服务转型的开始
餐饮降价是机场服务转型的
机场通过多元化的服务、商品供应,定义一种新的消费场景。图片来...
· 2019陕西汉中国际摩托艇公开赛开赛在即
· 餐饮降价是机场服务转型的开始
· 重磅!汉中发现古生物剑齿象化石!
· 汉中民警火眼金睛,无证驾驶牵出毒驾!
· “汉中经验”为何引发广泛关注?这份半年报
· 70年“桥”见汉中变化
  点击·排行    
《陕西省电信设施建设和保护办法》宣贯会在
汉中市人大市政府领导集中听取各代表团审议
苹果iPhone十年维修调查报告:iPh
汉中市政协五届一次会议今日隆重开幕
文化服务业迎来发展机遇
诈骗团伙下乡“推销”电器 诈骗村民6万元
大熊猫天天公路溜湾,佛坪村民已经不稀奇了
汉中市今年将打通中心城区10条“断头路”
【聚焦】汉中市五届人大一次会议隆重开幕
售10.58-16.58万元 众泰Z70
  热门·图文    
 
《陕西省电信设施建设和保护办法
汉中市人大市政府领导集中听取各
苹果iPhone十年维修调查报
汉中市政协五届一次会议今日隆重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垂询热线:15029499080 QQ:1822330958 邮箱:hanzhongcm@126.com网站备案序列号:陕ICP备14011695号-1
汉中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复制或转载 汉中网是汉中地区综合资讯官方门户网站 新浪微博@汉中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直播汉中